小米机器狗“铁蛋”卖一台亏4万,雷军为何要做亏本买卖?

文 / AI财经社 吴迪

编辑 / 张泽

自8月10日小米发布了仿生四足机器人CyberDog,这个取名为“铁蛋”的陪伴服务型机器小狗就迅速成了小米科技园的新宠(www.fdyL.net)。其9999元的售价也刷新了行业新低。

这个价格确实足够便宜。多名仿生机器人行业从业者告诉AI财经社,在“铁蛋”发布之前,国内相对有些名气的四足机器狗售价基本都在15000元以上。小米的杀入,推出的首款产品价格几乎实现了对半砍。

根据雷军的说法,小米目前制作了1000台铁蛋机器狗但由于尚处工程探索期,其中只有700台将以9999元的价格售卖,用于开放共创。

AI财经社获悉,多位业内人士推测,小米“铁蛋”的成本可能至少达到5万元。这也意味着,小米每卖出一台将承担4万元以上的亏损额。若按此估算,卖光700台将至少亏本2800万元。看起来并不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那么,小米此番用意何在?

低价机器狗背后

AI财经社了解到,小米机器人项目成立于2020年10月,“铁蛋”项目则是由小米手机部、小爱同学、小米相机部,以及小米生态链和生态链公司追觅科技共同立项开发。其中,追觅科技身影的出现难免引发猜想。

在小米机器人项目中,生产智能清洁家电产品的追觅科技究竟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根据公开的资料,追觅科技2015年创办,核心团队多数出自清华大学。该公司于2017年加入小米生态链,代表性产品是吸尘器。那么做吸尘器的公司和机器狗又有什么联系?

AI财经社从一位接近追觅的人士处独家获悉,追觅科技曾于2020年购买了国内一家仿生四足机器人公司的多台机器狗。

根据AI财经社的进一步了解,当时追觅采购的机械狗来自杭州宇树科技,具体数量是2台。杭州宇树科技(以下简称宇树)是国内较早涉足仿生机器狗领域的创业公司,成立于2016年,其创始人王兴兴最早在做研究生毕业设计时,做了一台电驱动的机械狗,从而在业内崭露头角。

毕业后,王兴兴曾短暂入职大疆,仅两个月后离职创办了宇树。他们正式销售的第一款机械狗发布于2017年。今年过年,宇树的机械狗登上牛年春晚舞台,曾在行业引起关注。

一位业内人士对AI财经社评价,宇树是国内最早研究消费级机械狗的科技公司,此前国内相关的技术研发基本停留在高校实验室。而更为知名的美国波士顿动力公司,虽然做得更早,但生产的机械狗核心方向并不在消费端。

和大疆类似,王兴兴追求的同样是技术自主。有业内人士对AI财经社称,除了上游原材料外,包括运动控制、电机、减速器等所有软硬件技术,宇树全部追求自创。宇树甚至还为此自己专门建设了一座组装工厂。

上述知情人士对AI财经社表示,虽然从雷军现场产品展示来看,小米的铁蛋在某些层面和宇树的产品很像,不过小米铁蛋并不是由宇树代工生产。

在他看来,机器人行业存在一些借鉴在所难免,但具体到小米和宇树这两家公司的产品来说,也不存在什么不光彩的操作。

原因是,小米和宇树之间存在资本上的联系。根据公开信息,雷军的顺为资本是宇树今年A轮融资的领投方。“它(宇树)虽然不是小米的生态链企业,但和小米还是有关。”事实上,宇树拿了顺为资本的钱,但没有任何加入小米生态链群的想法,仍旧希望保持独立。

一位接近宇树的人表达了同样的看法。“双方目前还没有具体项目上的直接合作。”

对于以上的种种,AI财经社向宇树询问了解情况,未获直接回应。

回到产品本身,雷军坦诚,“铁蛋”采用的是MIT Mini Cheetah以及ROS 2这样的开源方案。MIT Mini Cheetah是麻省理工学院的项目,也是世界首个能够完成后空翻的四足机器人。

MIT相关实验室在过去几年接连开源项目代码,到2019年随着Mini Cheetah所有运行代码被开源放出,该项目全部公开。这掀起了一场行业热潮。有内人士表示,这个方案开源之后,国内这两年出现了一些公司开始使用这样的开源方案来做四足机器人。典型的公司如北京的哈崎、南京的蔚蓝。

“MIT的开源方案,为很多公司提供了自己开发四足机器人的一个能力。”在他看来,雷军大方承认采用这类开源方案,也算是诚实之举。

不过,多位行业人士认为,国内涌现的一些公司目前也只是在这个开源方案上进行一些修改,但核心能力上仍然处于比较缺失的状态。

真实的目的

小米的入局可能引发国内仿生机器狗售价的急速下跌。

一位资深行业人士对AI财经社评价,事实上小米铁蛋的低价并不会给行业造成真正困扰。“这个价格其实就是意思意思。”该人士说,小米并不是想卖钱,而是希望发给一些专业的工程师或机构,让他们来测评,给小米提供更多的产品意见。

“我反而觉得是一个好事。”上述接近宇树的行业人士称,之前行业的一大困境是,想把四足机器人推到千家万户里面,但大家对这类产品的认知还是非常有限。“小米现在一出来,以它的影响力,有可能会推动行业的快速普及。”回顾小米发展历史,小米的性价比理念和战略适用于智能设备的快速推广和普及。尽管仿生机器人市场历史久远,且发展困难重重。

美国最早于1980年研发第一款四足仿生机器人,在此后的几十年间,不断有相关产品问世,但均没有在消费市场掀起大浪花。值得一提的是,以波士顿动力为代表的面向行业应用的机器人市场已经有所起色。但根据波士顿动力对外公布的数据,他们也只面向企业、机构售出或租赁机器狗200余台。

在消费市场,除了昂贵的售价,此类机器狗的实用性仍然面临考验。目前该领域仍处于早期阶段。

这也是小米入局必然面临的挑战。“小米发布这一款机器狗,更多也是做一些探索。”多位业内人士对AI财经社评价。

有行业人士对AI财经社表达,从营销意义上可能对小米的帮助更大。一位分析人士称,雷军没有花很大的篇幅来介绍这个技术,他可能更多的是希望这个“网红”项目能够帮助小米招募更多的人才。

四足机器人其实是相对比较小的领域,该行业涉猎的人才也相对有限。但它涉及到运动控制、机器视觉等很多重要领域,这些人才不只是针对小米机器人项目,对小米整个集团可以说都非常重要。

“这类人才就不是特别好招,雷军正好可以借着发布这样一款机器狗在发布会上招人。”该人士认为。

小米现在需要改变自身对业界的传统印象。此前,根据相关报告,字节跳动、阿里、腾讯等企业更容易招募人才。但伴随行业竞争进入深水区,小米必须有人。为了招募和留住核心和青年人才,雷军今年亲自牵头通过了多个股权激励项目。年初,雷军宣布扩招工程师5000人。

对于专注消费电子的小米来说,看上去的一笔赔钱买卖,在综合因素考量下,也可能会变得相对“划算”。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公司名称:淄博森宇化工设备有限公司
主营产品:离心机,化工成套设备,化工实验设备,反应釜,法兰,热交换设备,密封材料和密封件,止回阀